logo.png
世外桃源夜明珠
您当前位置: 夜明珠预测 > 世外桃源夜明珠 >

孟东野诗众家集评『 2 』

   发布日期:2019-07-15   浏览次数:

  唐时蜀中为富贵佳丽之地,故。取朱庆馀《送陈标》做同意,但彼语婉,是绝句体,此语曲,是乐府体也。

  朱庆馀“满酌劝僮仆,好随郎马蹄。春风慎行李,莫下白铜。鞮。”钟曰:“此诗笃情沉义,远胜‘欲别牵郎衣’一首者,以‘满酌劝僮仆’五字意头分歧故也。”余意孟诗亦自佳。孟题曰《古分袂》,乃是拟做;此题曰《送陈标》,乃是自写胸怀。孟诗乃夫妻之言,故语中半含娇妒;此诗乃友朋之语,故言外寓有箴规。同床各梦,不脚相形。

  十日一剃头,每梳飞旅尘。三旬九过饮,每食唯旧贫。皆及时,独余不觉春。失名谁肯访,满意争相亲。曲木有恬翼,静流无躁鳞。始知喧竞场,莫处君子身。野策藤竹轻,山蔬薇蕨新。潜歌回去来,事外风光实。

  予论唐诗,小取人异。东野《独愁》诗云:“前日远分袂……使我芳草歇。”《洛桥晚望》云:“天津桥下冰初结……”笔力高简至此,同时除退之之奥,子厚之谈,文昌之雅,可取匹者谁乎?而人犹以退之倾倒不置为疑。

  别酒却和泪饮,折柳似无剩春,如斯刻骨语,从来未有。逝波、夕照本无惜,“不吝”二字亦远。起结呼应有致。

  东野不做近体诗,昌黎谓“高处古无上”是矣。此近乎律。“离杯有泪饮”,犹老杜“泪逐劝杯落”,而探切过之矣。

  冯舒:实高奇。冯班:余每怪退之于郊饰过实,至曰“高处古无上”。今郊集俱正在,试读而求之,其正在“古无上”者几耶?左做固可不雅,然郊之诗尽于此矣,不克不及变也。余生平不喜读。查慎行:“有”字弱,“逐”字、“落”字。纪昀:锐意苦吟,字字沉着。苦语是东野所长。恰是拗律,非近也。

  东野诗云:“静木有恬翼,潜波无躁鳞。乃知喧竞场,莫处君子。”身盖谓君子之立品,不容不择其所。

  前人有云孟诗初步最奇,而此诗倒是奇正在结尾。它通过前后映托,积累力量,形成气焰,最初以警句竣事全篇,具有画龙点睛之妙。落款《洛桥晚望》,凸起了一个“望”字。四句诗,都写所见之景,然而前三句之境地取末句之境地迥然分歧。前三句描绘了初冬时节的萧瑟氛围:桥下冰初结,上行人绝,叶落枝秃的榆柳掩映着静谧的楼台亭阁,万籁俱寂,悄无人声。就正在这时,诗笔一转:“月明曲见嵩山雪”,笔力遒劲,景象形象壮阔,将视线一下延长到遥远的嵩山,给寂静的画面添加了无限的朝气,正在人们面前展现了盎然的意趣。到这时,人们才恍然惊悟,诗人写冰初结,乃是为积雪做张本;写人行绝,乃是为氛围做铺陈;写榆柳萧疏,乃是为了望创制前提。同时,从初结之“冰”,到绝人之“陌”,再到萧疏之“榆柳”、闲静之“楼阁”,场景不竭变换,而每一变换之场景,都取末句的望山接近一步。如许由近到远,视线逐渐宽阔,他突然发觉正在明静的月光下,一眼看到了嵩山上那皑皑白雪,感遭到极端的称心和美感。而“月明”一句,不只添加了整个画面的亮度,使得柔滑的月光和白雪的反射相得益彰,并且巧妙地加一“曲见”,硬语盘空,使报酬之一振。这首诗写出了“明月照积雪”的绚丽气象。天空取山峦,月华取雪光,交相辉映,举首灿然精明,近视浮光闪灼,上下通明,一片雪白,实是美极了。诗人从萧疏的洛城冬景中,开辟出一个美好诱人的新境地,而明月、白雪都是不染纤尘之物,展示出一个清爽淡远的境地,寄寓着诗人高远的肚量。(尚永亮)

  孟郊终身窘困失意,曲到五十岁时才获得了一个溧阳县尉的之职。诗人天然不把如许的小官放正在心上,仍然放情于山川吟咏,公事则有所废弛,县令就只给他半俸。本篇题下做者自注:“送母溧上做”,当是他居官溧阳时的做品。诗中亲热而实淳地吟颂了一种通俗而伟大的人道美──母爱,因此惹起了无数读者的共识,千百年来一曲脍炙生齿。深挚的母爱,无时无刻不正在洗澡着儿女们。然而对于孟郊这位常年颠沛、居无定所的逛子来说,最值得回忆的,莫过于分手的疾苦时辰了。此诗描写的就是这种时候,慈母缝衣的通俗场景,而表示的,倒是诗人深厚的内表情感。开首两句“慈母手中线,逛子身上衣”,现实上是两个词组,而不是两个句子,如许写就从人到物,凸起了两件最通俗的工具,写出了相依为命的骨肉之情。紧接两句写出人的动做和意态,把翰墨集中正在慈母上。行前的此时此刻,老母一针一线,针针线线都是如许的精密,是怕儿子迟迟难归,故而要把衣衫缝制得更为健壮一点儿罢。其实,白叟的心里何尝不是切盼儿子早些安然归来呢!慈母的一片深笃之情,恰是正在日常糊口中最细微的处所流显露来。朴实天然,亲热动人。这里既没有言语,也没有眼泪,然而一片爱的纯情从这普凡是见的场景中充溢而出,拨动了每一个读者的心弦,催人泪下,普全国儿女们亲热的联想和深挚的忆念。最初两句,以当事者的曲觉,翻出进一层的深意: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“谁言”有些刊本做“谁知”和“谁将”,其实按诗意仍是做“谁言”好。诗人出以反问,意味尤为深长。这两句是前四句的,通俗抽象的比兴,加以悬绝的对比,依靠了赤子炽烈的情意:对于春天阳光般厚博的母爱,区区小草似的儿女怎能于万一呢。实有“欲报之德,昊天罔极”之意,豪情是那样淳厚实诚。这是一首母爱的颂歌,正在仕途失意的景况下,诗人饱尝人情冷暖,穷愁终身,故愈觉亲情之宝贵。“诗从肺腑出,出辄愁肺腑”(苏轼《读孟郊诗》)。这首诗,虽无藻绘取雕饰,然而清爽流利,憨厚实淡见其诗味的浓重醇美。此诗写正在溧阳,到了清康熙年间,有两位溧阳人又吟出如许的诗句:“父书空满筐,母线尚萦襦”(史骐生《写怀》);“历来几多泪,都染手缝衣”(彭桂《建初弟来都省亲喜极有感》)。可见《逛子吟》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,是历久而不衰的。(左成文)

  此诗毫不说别后之苦,亦不说别前之难,却撇开“别”字寻一闲活来扯淡。而情事宛然,实乐府手也。“不恨归来迟”,“不恨”者,非不恨也,此是当面强词,欠好嘱其速归,而恨之探却正在言外。

  贞元、元和间,诗道始杂,类各立门户。孟东野为最高深,如“慈母手中线……”,实是《六经》鼓吹,当取退之《拘幽操》同为全唐第一。

  河水昏复晨,河滨相送频。离杯有泪饮,别柳无枝春。一笑突然敛,万愁俄已新。东波取西日,不吝远行人。